首页 >  要闻动态 > 今日睢县

睢州与睢水

睢县人民政府门户网 发表时间: 2010-02-10 15:05:18 来源:商丘日报  作者:admin

 
    睢水之源为西水。西水,自然是从西而来的黄河水。黄河,是我们后人根据河水混浊的颜色而冠名之。 此前的黄河,称为“水”或“河水”。依此我们可以断定,黄河下游无数次滚翻改道过程中,有相当漫长的一个时期内,黄河下游水域,被生活在这里的先民们称为睢水。

    睢州,因睢水而得名。

    睢水,《睢州志·山川篇》云:“川有睢水,首受浚仪莨荡渠,至此始大,东经取虑县入泗。州之得名以此。韩信雍睢水,盖其下流,涣水西来注之。” 取虑,今江苏睢宁县。

    《绘水述异记》云:“睢涣二水波纹皆成五色。”《地理志》云:“睢水出沛国芒县。” 芒县,今之濉溪。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云:“睢水出陈留县西莨荡渠,东北流。”“睢水又东经襄邑(今睢县)故城北”。“又东经取虑县故城北……入于泗。” 《睢州志》疑睢水为卞水。卞水,《辞海》注云:“西水,自荥阳卞渠,东循莨荡渠,至今开封市…… 东行卞水故道,经今杞县、睢县、宁陵、商丘至吁眙对岸,注入淮。”

    睢水之源为西水。西水,自然是从西而来的黄河水。黄河,是我们后人根据河水混浊的颜色而冠名之。此前的黄河,称为“水”或“河水”。依此我们可以断定,黄河下游无数次滚翻改道过程中,有相当漫长的一个时期内,黄河下游水域,被生活在这里的先民们称为睢水。

    “睢”、“水”一声之转,音同字通。据考证,远徙云贵高原的水族便是从这里繁庶的一脉。水书的传承者们称,他们的祖先源于黄淮一带古老的睢水流域,其水族的“水”字为“睢”字的字音谐变而来。据2004年综合新华社消息,《贵州抢救濒临失传的象形文字“水书”》一文称:“水族发祥于中原睢水流域,位于河南省东北,属于夏商文化圈。由于族人自称‘睢(水音)’而得名。”

    据此,南开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曾晓渝认为:“水书在水语中被称为泐(了),虽仅有400多个单字,大概有三类文字组成:一是图画文字,二是象形文字,三是借用汉字。作为文字的活化石,水书提供了文字起源的生动材料,从中可以了解到古老的造字方法,以及汉族与水族文化的交融。”

    贵州省内研究水书的专家王品魁、潘朝霖教授也认为:“水书源于《洛书》,根据易卦、星象、五行之理,进而推演吉凶,预测祸福,解决疑难。从水族古文字看,涉及阴阳五行八卦方面的文字是相当全面的。”水族人所传水书显系先商甲骨挈刻文字,是研究甲骨文的活化石。

    睢水的“睢”字,许慎《说文解字》释义为,从目,圭声,仰视,向上看之义。与此字义相关的还有眭、濉、盱、眙等。把以此字义相关的古地名睢州、睢阳、睢宁、濉溪、盱眙连起来,恰恰正是古籍中所记载的睢水流经的区域。它以古之商丘的睢州以西莨荡渠为源头,囊括了河南、河北、山东、江苏、安徽相当广阔的大片地域。正是先商文化的发源地。古代商的先民们仰视向上看,看什么呢。按照《易经》的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始画八卦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的说法,实为睢水流域,殷商先民的领袖们卜日策月观察星辰运行规律的真实写照。这就是中国先商传统卜巫文化的起源。

    关于睢水的地望,《淮南子》、《左传》、《战国策》、《山海经》等其他诸多古老的典籍中都有记载。其中《山海经》中山经说:“中次八山,荆山之首,曰景山,其上多金玉,其木多抒檀,睢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江。”

    这里所说的睢水,其地望却在汉水流域的荆楚一带。何以这里也有一条睢水呢?这犹如黄帝的故里和陵墓。河南新郑有黄帝陵,山西晋城有黄帝陵,还有《史记》中所记载的黄帝死葬的桥山。这些地方的人们各执一词,都说他们那里是黄帝的活动中心,是中华文化的发源地。让人真假难辨,无所适从。

    关于荆楚一带的睢水,据石泉先生考证,此睢水(又作沮水)必在成臼西北,汉水以西的宜城平原上,亦即今之蛮河下游。(详见《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2年一二期《齐梁以前古[沮]睢漳源流新探——附荆山、景山、临沮、当阳、麦城、枝城考辨》一文)。

    很显然,除了远徙云贵的水族文化源于先商一带的睢水流域外,荆楚汉水流域,睢水的冠名,亦说明楚湘卜巫文化,与先商文化有着深厚的渊源关系。他们把自己生养栖息之地的河流也命名为睢水,是对先商祖根卜巫文化的深切依恋。

    睢水流域,作为中国传统卜巫文化的起源,甲骨文中和上古典籍中有确切记载的几位商的先王中的显赫者王亥、上甲微、王恒等,即是那时的大卜、大巫们。据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考证:王亥之名及其事迹,《山海经》、《竹书记年》上多有记载,周秦间人著述亦多能道之。尤其楚辞《天问篇》皆以为商王先祖之一的王亥,是殷商先民们以辰计时命名之始的第一人。殷商先祖之一的上甲微是以日命名的第一人。自契以下多用时命名。所谓恒秉季德的王恒,亦取象于月弦。以时为名是殷商之制。而夏后氏之世系的孔甲、履睽实为王亥、上甲微之后出。而王国维先生又从甲骨文的辨识中进一步肯定了“夔必为殷先祖之最显赫者,以声类求之,盖即帝喾也。” 帝喾,名俊,以为帝舜之假借。舜实乃殷商的先祖之一也(详见王国维《观堂集林》一书)。

    如果,夔、喾、俊、舜是殷商先祖帝喾的话,《尚书》传载的尧、舜尚为殷商中人。即便按照《尚书、尧典、舜典》和《史记》的记载,夏的大禹、商的商契、周的后稷同为黄帝的后裔,舜在位时的臣僚,也不存在先后的问题。因此,夏禹的有无与夏代世系的排序几近谬谈,其夏、商、周断代工程中关于夏代世系的时间排序问题就成了很难让人置信的问题了。

    依此,中国传统文化的开篇,当为商丘一带睢水流域远古商的先民写就,理应是无可争辩的史实。殷商始祖之一的王亥,被历代史家称为火正。这个火正与钻木取火教人熟食的燧人氏是两码事。燧人氏教人熟食,那仅仅反映的是先民们饮食的进步。不具有人之别于动物的本质特征。火正王亥是正大火星的,作为观察大火星的王亥,扮演的是人之始祖的角色。他反映了中华大一统卜巫文化的进步与升华。此时的中华先民们,已经由对太阳日影变化的把握,进而发现了月影的变化,由日出月落的变化进而又发现了斗转星移的变化。这是人类思想史上一次又一次大跨越。这一次又一次的大跨越,表明了中华先民们对时间的把握已基本趋于完善和成熟,是中华先民们由卜而巫的巨大进步。

    作为远古时期,带领先民们走出野蛮与愚昧的公卜(仆)们,从对时间的把握中,写下了中华传统文化最光辉的第一页。从存世的数十万片甲骨卜辞中我们不难了解,商的先民的领袖们对时间的把握,以及由此带来的鱼、牧、农业的巨大变革,为后人带来的福祈是无法估量的。迁居朝歌的晚商一朝,除了商王本人亲自占卜外,大多数卜辞为其臣庶幕僚所为。同时,我们从“卜”“巫”造字的构形中也不难看出,二卜为巫,卜(仆)既可是(领袖),亦可为巫(臣庶)。卜的异化为巫。预示着把握时间敬授民时的活动,不再是远古先民领袖们的专利。把握时间的卜巫活动,逐渐系统化、专业化、大众化,直至演义为我们今天的航空、航天及其天文、考古等诸多辉煌而又壮观的学科的延伸与发展。

    甲骨文中“睢”字的造字初形为鸟雀之形上加一眼目之形,是为合体形意字。与蜀、易二字同构或体。由此可见,无论远古的巴蜀或幽燕之地的易水,均为远古睢水流域先商古文化的别出旁庶。万姓归宗,百宗同源。由睢水流域古代商的先民们仰则观象于天,把太阳比作神鸟的文化传统,就不难理解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发掘出土的人长目、鸟长目等神秘不解的青铜彝器的文化渊源。

    很显然,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发掘出土的人长目、鸟长目等神秘不解的青铜彝器,是中华先商传统文化,因血缘关系的裂变繁庶,流徙至此的一支旁族庶宗的先民的领袖们,对祖先仰则观象于天,把太阳比作神鸟的卜巫文化的光大与张扬。这应是今日人类攀日登月傲视太空的“哈勃望远镜”意识的初萌。虽然那时商的先民们,不可能也不会造出望远镜之类的东西。但在他们远古初萌的意识里,也希冀人类观察日月星辰运行的双目和天空中高远的太阳鸟的双目一样高远深邃。这理应是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发掘出土的人长目、鸟长目等神秘不解的青铜彝器最好的历史文化阐释。可笑的是,最近的网络上,一位自称破解了三星堆古文化之谜的网客,把人长目、鸟长目彝器释疑为外星人所为。这是对中国传统文化尤其先商文化一无所知的笑谈。

    睢水流域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发源地,我们不仅可以从数十万片现存的甲骨文字中找到最为可信的原始凭证。也可从古代的地质变化及其上古神话传说中找到些蛛丝马迹来。

睢县人民政府主办      睢县人民政府办公室承办      睢县政府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电话:(0370)8111770
备案号:豫ICP备14029232号-1  豫公网安备 41142202000039号     网站标识码:4114220001